報名 20205月3號

關於

Wings for Life World Run世界路跑: 為不能跑的人而跑

這一切都源自於在莫斯科機場轉機時想到的一個簡單又奇妙的想法: 如果妳可以讓全世界一起開跑? 全球每一個人在同一天的同一個時間。一場如史詩般的比賽,到最後只剩一位選手做為結束。一個全球性的路跑。這有可能嗎? 有的!

在此介紹Wings for Life的首席執行長Anita Gerhardter。找到治癒脊髓損傷的方式是此慈善團體的終極任務。經由兩年的籌備時間,Wings for Life路跑活動在帶著一絲趣味的變數中終於看見了曙光。配備著感應器的汽車「終結者號」名副其實的用來當作移動終點線來追逐路跑者。

打破界線

隨著比賽的概念到位,終結者號的想法成了每個人心中的第一順位。為了要讓全球成千上萬名跑者可以得到公平的排名,全新的追蹤科技勢必是需要的。為了要確保每年的比賽最終會結束,終結者號會按照給定的時間間隔加速,直到最後一名選手被追到後結束比賽。

 

走向全球

2014年5月4日這一天,在奧地利斯皮爾伯格的全球大會中心一隻由計時員、技術人員、傳播與媒體專家組成的團隊正全員提心吊膽的等待著。在經過兩年的籌備,最後倒數幾秒是史上最長,歷經幾個月來最安靜的一刻。這一切都會順利完成嗎?

然而,隨著比賽的開始,大家臉上的笑容逐漸地展開。所有的數據、照片以及故事從世界各地湧入全球大會中心。這是屬於個人勝利的一天,從第一位在法國亨尼朋5公里被追上的朋友,到奧地利從頭到尾充滿娛樂性的「粉紅跳舞女生」,到在澳洲、南非、加拿大以及波蘭參加路跑並將他們的經驗分享到社群網站的朋友們。

打從一開始Wings for Life World Run的核心就冀望能在同一時間有越多人一起參加此路跑活動越好。因此在2015年推出個人路跑,給予無法在正式賽事地點參與路跑的朋友們一個機會,利用Wings for Life World Run手機應用程式成為路跑活動中最潮的一部分。從北極圈到加拿大草原,數百人加入「為不能跑的人而跑」的活動,包括一級方程式明星Danil Ricciardo在摩納哥身穿他一號比賽號碼牌單獨跑完12.55公里。

參加官方路跑地點的跑者們會很開心能與名人一起比賽,像是在銀石的英國一級方程式選手Mark Webber、在盧比安納的斯洛維吉亞總統Borut Pahor,和在杜拜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王子Abdulaziz Turki Al Faisal。

 

把最好的留到最後

但對很多人來說最好的時刻是在最終點,當名人駕駛的終結者追上他們的時候。有甚麼比被一級方程式車手David Coulthard,巴黎達卡長程越野賽事的世界冠軍Marc Coma,或是太空跳傘運動員Felix Baumgartner歡呼和加油更好的方式來結束比賽?

 

勝利組合

從娛樂性質的路跑到嚴肅的競技比賽,史上第一位Wings for Life World Run路跑活動全球冠軍由挪威當年18歲的Elise Molvik完成54.79公里奪得。全球職業選手像是南非的超馬跑者Eric Ngubane,義大利的Giorgio Calcattera和美國的Michael Wardian在相隔數千公里內廝殺。但比賽兩度被Lemawork Ketema奪冠,兩次的比賽皆與祕魯的Remigio Quispe有扣人心弦的競賽。而2015年第一位坐輪椅的比賽選手Aron Anderson在54.82公里處獲得瑞典冠軍。

自成立以來的兩年內,超過40個地點135577人次的參與,並籌得超過7百萬歐元來資助世界各地的脊髓損傷研究案。

 

未來展望

從一開始Wings for Life World Run就一直是一個有機的存在,並以最令人意想不到及最振奮人心的方式成長。一個比賽專注於讓世界每個角落的跑者挺身為了不能跑的人而跑?因為每多一位為了不能跑而跑的參與者都能使找到治癒脊髓損傷的方式更近一步。

Presenting Partner
SAP presents WFLWR
地方性夥伴
愛爾達Yahoo TV長榮3MBlue Diamond三皇麗寶度假村AloToyotaWyless